土居真珠

對珍珠的熱忱

土居真珠

對珍珠的熱忱

從第一代傳承至今的土居珍珠的傳統對珍珠的熱忱土居珍珠歷經3代真誠傾訴對珍珠的熱情對珍珠的熱情是世界第一。

第一代 土居延德

赤手空拳,以被野火燒過的原野為開端
1957年,宇和島市三浦的土居延德開始珍珠貝稚貝的采苗。就此拉開了土居珍珠歷史的帷幕。延德出生於1925年11月1日,是一家農戶家庭中9個兄弟的長男。祖父除了做農活,還是有10個弟子的木匠。因為祖父和父親是養子,所以延德出生後就是土居家時隔三代的直系男孩。戰爭結束後,從名古屋回到宇和島的延德為街道的變化所震驚。包括宇和島站附近在內,市區變為被野火燒過的原野。在被燒過的塗炭上林立著一些只有屋頂的簡陋房屋。回到宇和島的延德馬上就結婚了。對方以前比較富裕,所以在困難時期接受過其救助。當時,在三浦地區,縣外的公司已經開始了珍珠養殖。感受到其美麗的延德將土居家的田地全部讓給了弟弟們,決心赤手空拳開始珍珠養殖。土居珍珠的歷史從此開始了。
飛躍發展的第2年。走上養殖事業的軌道
延德回顧起第2年時的感受是「得到了神助」。延德的養殖場跨過毫無收入的第1年後迎來了養殖事業的第2年,養殖場內滿是珍珠貝稚貝。養殖會被天氣及潮流影響,因此每年的產量會有很大變化。這一年養殖出了很多稚貝,可以說是達到了「豐收導致價格下跌」的程度。一滿簍值1萬日元。並且全部是現金交易。當時,宇和島市三浦豐浦地區約有100戶家庭,年收入超過20萬的只有5戶,而延德手頭上就留下了300萬日元。當時,愛媛縣水產課著眼於珍珠養殖,開始去三重縣及和歌山縣等先進地區進行考察。在很多參與視察的珍珠從業者中,延德被縣里委託優先去先進地區進行視察。雖然才剛剛起步,但延德有著可靠的技術和眼光,因此希望他能吸收更多的信息。延德從三重及和歌山等先進地區視察回來後,在愛媛縣內的各漁協舉行了報告會。這樣,作為地區產業,愛媛縣的珍珠養殖技術也切實得到了提高。
拋棄珍珠母貝養殖。珍珠養殖的開始
另外,愛媛縣認為發展珍珠產業需要讓當地的母貝養殖從業人員掌握珍珠養殖技術,1962年頒發了珍珠製造的「第一次許可」。宇和地區開始了珍珠養殖。最初,包括延德在內的9人拿到了許可,在木製棚屋中開始了工作。
在全國尋找漁場。在小豆島開始生產大珠
之後,當地人陸續開始加入珍珠養殖的行列。突然之間,隨著魚類養殖的發展,宇和島灣的漁場出現「過度使用」的情況,養殖環境逐年惡化。出現了明顯的損失後,延德等珍珠養殖從業人員也探訪了水產課請求進行改善,但改善並未如想象的那樣推進,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只有在全國範圍內尋找漁場。其中一個特別的想法是利用宇和海與小豆島的特長來生產大珠。與一般的珠相比,大珠價格更高,之後,土居珍珠將大珠作為特色領域進行了重點推進。

第2代 土居秀德

從珍珠養殖到挑戰加工•銷售
秀德親身經驗了珍珠養殖的繁榮期和蕭條期。1965年左右,珍珠養殖也發展迅速,從業人員也逐年增加。為了不落後於其他公司,一邊大力推進珍珠養殖,一邊為了生存摸索著開始擴大珍珠的加工•銷售事業。秀德在20歲時獲得了珍珠加工的從業資格。當時,根據「珍珠法」,加工珍珠需要獲得從業資格,秀德很快在神戶拿到了從業資格。僅僅幾年後,珍珠產業就出現生產過剩的情況,珍珠價格暴跌,珍珠產業一下子變得很蕭條。幸運的是,剛開始珍珠加工的土居珍珠將該影響控制在了最小範圍內。此時,秀德更加感受到了珍珠加工•銷售的必要性。1987年,正式成立了珍珠加工銷售部門,打下了土居珍珠的又一個支柱。
向漁場的環境保護、經營環境改善邁進
1979年,聚集漁業接班人的三浦漁協青年漁業者協議會成立,秀德擔任首任會長。當時,全國的漁場都處於荒蕪狀態,協議會也以「確保健全的漁場」為主題積極地开展活動。有人指出漁場荒蕪的原因是,在珍珠養殖「密集養殖」的情況下,魚類養殖和珍珠養殖使用了相同的漁場。當時的魚類養殖以驚人的勢頭發展,地方也無法單方面對魚類養殖進行限制。在共享漁場的情況下維持健全的養殖活動成為了一大課題。另外,隨著高速經濟發展的走形,產生了「捕獲所有能捕獲的」這樣的錯誤競爭觀念。在協議會,不是優先賺錢,而是自然地產生了追求道義倫理的情況。「圍繞主題推進了各式各樣的課題。成員們都很有幹勁。」秀德將珍珠事業視為「終極的附加價值產業」,摸索著戰略手段。將自己的使命定位為讓更多的相關人員能有問題意識。
生產優質珍珠的4要素
從前,人們認為生產優質珍珠必須具備「漁場」、「技術」和「母體」這3要素。秀德在此基礎上附加了「管理」。即使「漁場」、「技術」和「母體」是完美的,如果在「管理」上懈怠,也無法製作出優質的珍珠。在培育珍珠的過程中,母貝生理狀態的好壞會影響珍珠的生產。生理狀態差時培育的珍珠「光澤會變得暗淡」。現在,生產珍珠時要求要確保這4個要素處於完美狀態。4要素之一的「母體」遭受過深刻的打擊。1994年秋天發生過珍珠貝的「異常死亡」。其前兆是宇和島灣的紅潮。當年發生紅潮時,最開始海面變為紅色,接著變成純黑色。據說不久後變成像牛奶一樣的白色,最後透明度一下子就變高,變成了帶藍色的雪碧色。在同一時期,位於宇和島南部的愛南町也開始出現異常死亡,1996年擴大至全國範圍。通過之後的研究,2006年左右開始使用抗病性更強的改良貝,之後才開始能看到珍珠養殖復興的征兆。在異常死亡之後經過了10年時間。在第二代•秀德的時代,除了與漁場荒蕪及珍珠貝大量死亡等自然環境的鬥爭、無計劃的漁場擴張導致的生產過剩等漁業自身的課題,還處在與泡沫經濟崩盤、全球經濟不景氣等外部環境鬥爭的時代。

第3代 土居一德

離開宇和島、發現宇和島的魅力
秀德的長男•一德從本地的高中畢業後,進入了東京水產大學(現:東京海洋大學)。可能因為是水產系的大學,很多朋友都喜歡釣魚,經常有人說「宇和島眼前就是大海,什麼時候都能釣魚,真好呀」,當時,沒釣過魚的一德完全沒意識到這一點。「確實眼前就是大海,但完美沒有發現其魅力之處。離開宇和島,朋友們提到這一點後才第一次覺得有興趣,也感覺到宇和島是非常有魅力的。」同時也深刻感受到作為父業的珍珠是名列日本第一的。「放眼日本的市町村,能有日本第一產品的城市也沒有那麼多。單純感受到作為日本第一的珍珠是非常了不起的。即使只是珍珠,也是大有可為的。」在大學恩師的勸告下,一德在校期間就在珍珠科學研究所從事了研究員的工作。之後,偶然聽到了故鄉•宇和島的新聞。「宇和島除了珍珠,還有魚類養殖、牛鬼、鬥牛、宇和海等非常棒的軟件條件。憑自己的直覺,如果能好好利用這些因素,可能可以成為世界範圍內具有競爭力的城市。」
尋找珍珠新的可能性
一德在宇和島繼承父業後,為了尋找珍珠有怎樣的可能性,開始對珍珠相關的各種東西進行組合嘗試。陪同宇和島遊客遊覽珍珠養殖場的「珍珠養殖體驗觀光團」就是其中之一。幸運的是,土居珍珠有適合觀光團的基礎條件。比其他養殖場更長的筏子,能容納參觀人員的建築物。更重要的是,從祖父•延德時代傳承至今的自由接待參觀人員的公司風氣使得觀光團活動取得了成功。這個觀光團變得出名了,2007年被納入全日空的觀光團中。因此,也被任命作為當地專家向觀光團人員介紹當地魅力的「感動嚮導員」、這是宇和島市內唯一的「感動嚮導員」。另外,還運營了讓一般顧客成為珍珠貝所有人的「珍珠俱樂部」、利用取出珍珠後的貝殼開發珍珠粉、與當地美容企業合作普及使用珍珠粉化妝品進行的「珍珠美容」等,不斷地挑戰新事物。
以環保的生產為目標
對於使用珍珠粉的新產業抱有特別的感情。「像我們這樣與珍珠相關的工作,是受自然的恩惠進行的生產。也必定會給自然造成損害。我們必須對自然有所回饋。」一德將采完珍珠的珍珠貝的珍珠層磨成粉,開發了「珍珠粉」。據說珍珠粉的成分有很好的美容效果,被用於化妝品或食品等材料中。「雖然從量上來說非常微小,但希望這樣環保生產的意識能進一步擴大。」這樣的活動受到了好評,土居珍珠的珍珠粉被指定為愛媛縣資源循環優良再生產品,被愛媛縣評委「令愛媛自豪的50家企業」,被經濟產業省評委「努力的300家中小企業•小規模事業者」。
行業整體的活躍是非常重要的
土居珍珠事業的核心是珍珠。目標是通過在珍珠本身的基礎上發掘所有珍珠相關產品的「可能性」促進珍珠行業整體的活躍。「珍珠行業整體得以生存下來是非常重要的,需要構建大家能共同生存下去的組織及系統。除了以往的方法,需要改變為順應時代的方法。」年輕管理者的挑戰剛剛開始。

愛媛縣宇和島市三浦西5121-9
798-0102, Japan
Open from 9:00 a.m to 17:00 p.m

〒798-0102 愛媛縣宇和島市三浦西5121-9
OPEN 9:00〜17:00 年中無休(年末年始を除く)

查詢